她是差点成了我婆婆的人,但后来,我们成了朋友。

第一次见她,是在商场里。我们一起买化妆品,她穿一袭的长裙,米色,披红色的绒风衣,五厘米的金色高跟鞋,头发是很长的大波浪。我以为,她是公司的高级白领,不超过40岁,她脸色极好,皮肤细腻,而我正青春,只一条牛仔裤配黑色毛衫,她建议我,挂一个灿烂的毛衣链再配上一顶帽子会生动些。

那是一次擦肩而过,那时,我正与她的儿子谈恋爱。?

我只知道男友的父亲在英国,十几年前寄过一纸离婚协议书来,在我印象中,他的母亲应该活得不如意,至少是秦香莲那样的形象,孤儿寡母,再加上教育孩子供孩子上大学,还加上生活的酸甜苦辣,应该是那种黄脸婆形象。

我真地搞错了。

男友带我去他家吃饭,第一次登门,不晓得买什么礼物。如果是一般人家,买实用的东西最好,比如水果或者食品,我问男友他母亲喜欢什么?他说,她最喜欢花,家里到处都是。

于是我捧着一大束纯洁的马蹄莲上门去。

开门的刹那我呆住了,怎么会是她?她也呆了一下,我怕是男友的姐姐或亲戚,但他说过是独生子,男友开口叫了“妈”,我更惊诧,她怎会如此年轻?

那天,她穿白色的麻料衣服,肥大的衣裤,更显飘逸。看着她给我用雕花茶杯为我沏菊花茶,闻着屋子里淡淡的熏香,我以为是在世外桃源。那是一个美妙的下午,我们一起喝茶聊天,说知性女子最感兴趣的一切。她的外语极好,在一家中介公司做翻译。

我怎么可能相信她是50岁的女人?

她那么年轻、曼妙,她那么气质优雅,甚至让我自惭形秽。后来,她拉我到露台上,换上戏衣为我唱了一段昆曲《牡丹亭》,我听醉了,心也好像飘动了起来。

我和她就那样成了朋友。

后来,和她儿子分了手,我们依然来往,这很不符合常规,可我们已经是非常亲密的朋友。

她很直言,第三次见到我就曾经说,我和她儿子不太合适。她笑着说,我很像他的父亲。我以为,提起前夫她至少是抱怨的,但她不,她说,感谢他曾经给过我最美丽的爱情,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儿子,有什么可抱怨啊,人的一生,只能爱一个人吗?环境变了,一切都可能改变的,爱情是这么脆弱,我能理解他。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对婚姻的态度,爱情走了,哭和闹有什么用?缘份有长有短,再纠缠死拉活拽,他依然是不爱了,这样的婚姻不如不要吧。有时她约我去跑步,沿着老城,一路花开,在夜色中,我们慢跑,一人一袭白衣,觉不出她的年龄。和她在一起,我早已忘记自己的年龄,她告诉我,青春就应该没有年龄。

也一起去旅行,做背包客。我们就这样成了莫逆之交。之后我遇到了现在的男友,带他去见她,她便说,这个好,适合你,一看就是你等了又等的人。

后来,她得了子宫肌瘤,做完手术的时候才通知我,我买了花去看她,她正在听昆曲。我说你得了病还不好好休息?她粲然一笑,女人什么时候都要活得像一朵美丽的花。

花开花谢,几年就这样过去了,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些不平凡的日子,她教会了我如何过平淡生活,能在平淡生活中把自己活出一朵花来,我想,这样的生活才是一树繁花,那这树繁花,每一朵,都是我们青翠欲滴的日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