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鸥的梦想是迎向暴风雨?

语文老师拿着谭建新的作文,声情并茂地读了起来。这对语文课代表陈晴来说,无疑是一种打击,因为就在上课之前,一向狂傲的她夸下海口,说这次的范文非她陈晴莫属。

当然,陈晴的“自信”并非没有资本。她的作文已经连续三个星期被语文老师拿来当作范文诵读了,而且上周那篇以“梦想”为话题的作文,还在市里举办的中学生作文比赛中得了二等奖。

陈晴怎么也没有想到,她作文“四连冠”的计划会被毫不起眼,甚至有点拖班级后腿的谭建新给打破。心有不甘的陈晴兀自站了起来,打断老师的深情朗诵:“老师,关于您正在读的这篇作文,我有个问题想问一问作者。”

老师平静地问道:“陈晴,你是不是觉得这篇作文有什么不妥的地方?”

“呃……”陈晴抿了抿嘴,“我想问下谭建新,他知不知道海鸥的梦想是迎向暴风雨?至于‘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’那是诗人海子的梦想!”

坐在教室最角落的谭建新并没有慌乱,而是从容地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迎向暴风雨是海燕的梦想,陈晴同学难道没有看过高尔基的《海燕》?”谭建新的话语可谓绵里藏针,令陈晴自取其辱,一时尴尬不已。

癞蛤蟆的蜕变

语文课的丢丑失利,加上某些同学的嘲弄,陈晴真想找个机会出出这口恶气,她甚至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指着谭建新大骂一顿。其实,她更想知道,在大家眼里一直都是癞蛤蟆的坏孩子谭建新,怎么会突然蜕变成“王子”呢?

机会就在陈晴的翘首企盼中出现了,让她有些措手不及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散乱的光线穿过淡薄的白云,胡乱地打在身上,徒增些许温热的气息。

那天,陈晴在舞蹈室门口猛地撞上了一个人,她抬头一看,正好对上谭建新的眼睛。一向沉着的他,眼神竟有些慌乱,大气都没有出一口就逃命似的跑了。陈晴望着谭建新飞奔而去的身影,下意识地朝舞蹈室里看了看,教室里只有一个女生在练习,她优美的舞姿令人陶醉。

陈晴不禁为自己的这个“重大发现”高兴得笑了起来。晚自习上课之前,陈晴面无表情地站到谭建新的课桌旁,像准备跟他分享某个重要秘密一样低声地说:“谭建新,我郑重地给你一个机会向我道歉,否则就别怪我不留情面!谭建新瞟了一眼面前这个大言不惭的语文课代表后,又将自己的视线锁定在课本上。

“谭建新,我今天非常严肃地告诉你,癞蛤蟆和白天鹅从来就是遥不可及的,你别做梦了!”谭建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,但他强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,轻声地说一句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友谊的世界没有例外

第二天早上,黑板上莫名地出现一排粉红色大字:谭建新暗恋三班的程素素。

“这样的行为实在有些幼稚:现在连小学生都不会这样做。”?谭建新默默地将黑板上暖昧的粉笔字一一擦去,然后默默地回到课桌前,默默地坐下,默默地拿。出课本,默默地看书。中间第三排,位置上的陈晴,紧握着双手,手心全是冷汗。谭建新无所谓的语言,无所谓的动作,无所谓的态度,让她有些受不了,决定豁出去。本来因为当事人冷淡的反应而渐渐平息的暗恋事件,出现了惊天大逆转。班会上,班主任不仅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而严厉的“早恋危害”课,还特别将谭建新和陈晴叫去了办公室。

办公室里,安静与紧张并重,像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夕。“谭建新,”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说,“你不是答应过老师不再惹事了吗?为什么陈晴会说她亲眼看见你在舞蹈室门口……”

谭建新低着头,双肩不住地颤抖。陈晴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开始有些后悔。

“老师,你是不是也觉得一个人一旦被打上坏孩子的标签,他就永远只能活在别人的怀疑里,没有朋友,没有友谊?可是有一个人却对我说,每个人的天空都有阳光灿烂,白云朵朵。”谭建新慢慢地叙述着,“那个人就是程素素,我最要好的朋友。而我们之所以会成为好朋友,是因为有一次她突发哮喘,是我送她去的医院,她为了感谢我,说要和我成为好朋友。我说和我这样的坏学生做朋友会影响她的学习。为了向我证明,只要自己肯努力,总有一天会成功,她每天到舞蹈室练舞。我在学习上的进步,正是因为她的鼓励和帮助。”

“哦,对了。”谭建新接着说,“前几天,我得知她最近的身体状态不够好,由于她的运动量大,我担心她的哮喘病再次发作,所以才经常去舞蹈室留意她的状况。之所以站在门口观望,不过是担心她又怕打扰到她罢了。”

听到这里,班主任轻轻地拍了拍谭建新的肩膀,说:“对不起,老师错怪你了。”而愣在一旁的陈晴更是惭愧不已,由于自己的嫉妒,深深地伤害了一颗纯真的心。她悟到了,友谊的世界里,谁都没有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