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:秦南爵,安凌若。讲述了:安凌若听着刺耳嘲讽的话,只觉得十分可笑。她才没有那么多的无聊时间呢,若不是因为现在蓝思琳和蓝家还有利用的地方,要不是秦南爵必须以蓝家为跳板才能够接触到丁默学他们,她真想说出事实。
 
精彩试读
 
秦南爵埋头在办公桌前,正在处理工作,瞧见蓝思琳来了,眼神闪过一丝细微的厌恶,却没有表现出来,淡淡一笑,放下了手头的工作。
 
“怎么这么早来了?午餐不是还有二个小时么?”
 
蓝思琳走前去,看着秦南爵,嘟囔着樱桃小嘴,撒娇道:“因为我太像你了啊,公司事情有爸爸了,我偷溜出来提前来见你了!”
 
秦南爵轻轻拍了她的手一下,道:“公司里呢,我们还是注意一点!”
 
“哦!”蓝思琳有些不情愿的应了一声,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。
 
秦南爵忽然想起早的接单单回秦家的事情,看向蓝思琳问道:“对了,奶奶说想要接单单回家,你怎么看?”
 
“什么?单单是安凌若那个孩子吗?”蓝思琳脸浮现一丝惊讶,问完之后反应有点夸张,看着秦南爵的神情,旋即收敛了一些,委屈道:“阿爵,我不想看见别的女人为你生的孩子!”
 
蓝思琳会有这样的反应,秦南爵早预料到了。
 
他有些为难的轻皱眉头,道:“思琳,我也不想,但是奶奶喜欢,她年纪大了,为她着想一下,接回来吧,不过也只是偶尔见见,不会长期住在家里的!
 
另外,奶奶先前不是对你有意见,这件事情你去办吧,或许能改善一下和奶奶的关系!”
 
秦南爵心有一百个不情愿,生怕蓝思琳会伤到单单,可是转念一想,让蓝思琳管这件事情,单单若是出了事情,蓝思琳肯定赖不掉,订婚前期,她才不会傻到出了什么意外,让秦家都指责她。
 
俗话说,最危险的也是最安全的。
 
同时,还能让蓝思琳不会怀疑,一箭双雕的好主意。
 
蓝思琳一听秦南爵这个话,见他满不在意的模样,也只是出于对秦老太太的孝心,和想改善她和秦老太太的关系才会同意。
 
一时间,蓝思琳也思虑了好处和坏处,心想反正也只是一个孩子,阿爵不喜欢,那秦老太太再喜欢又怎么样?
 
等到以后她和阿爵有了孩子,那个孩子更没有立足之地了。
 
这么想着,蓝思琳当即点头,虽不情愿,却佯装一副很是懂事的模样同意了。
 
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想改善我和奶奶的关系,我委屈一下吧!”
 
秦南爵抿唇微微一笑,眸却闪过一丝细微的烁光。
 
但愿,蓝思琳不会丧心病狂到伤害单单,不然,他绝对要整个蓝家为之赔葬。
 
“我还有事情,大约十二点半之前能够忙完,你若是无聊可以现在去办这件事情!”
 
秦南爵催促道,正好这个时间点,他要见一下周振,蓝思琳在这里多少有些不方便。
 
蓝思琳欣然同意,道:“那我十二点前赶回来找你!我现在去找安凌若商量接孩子的事情!”
 
蓝思琳前脚才走,秦南爵后面便吩咐着阿明派人暗跟踪着蓝思琳,一定要全城都盯着。
 
……
 
安氏装修公司。
 
蓝思琳看着寒酸的广告招牌,不由得勾唇冷冷一笑,精致的脸袭一层狰狞恨意。
 
安凌若,凭你,也想跟我斗?凭你这个小公子,也想跟我斗?真是笑话!
南望始知相忆深
蓝思琳这么想着,气场十足的朝着公司里面走去。
 
“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?”一个员工走前,很有礼貌的问着蓝思琳。
 
安凌若早听闻到楼下的动静了,将资料合同合好,端正坐在老板椅,一副主人姿态看着蓝思琳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 
蓝思琳看了一眼又小又破的办公室,轻笑一声,满脸都是嘲讽,道:“以为你离开了高金集团能有多大作为呢,也不过如此啊!”
 
安凌若无视她的冷嘲热讽,道:“算不怎么样,也是我的地盘,蓝小姐在别人的地盘如此趾高气昂,恐怕不妥吧?”
 
瞬间,空气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。
 
他们的仇,从前世到今生,已经是无法磨灭的仇恨了。
 
安凌若看着蓝思琳,恨不得前掐死她,若不是尚存一丝理智,她真的会那样做。
 
前世,因为蓝思琳的善于伪装,因为她屡屡的糟害,自己和秦南爵之间才会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,以至于误会越来越深,深的无法解开。
 
今生,屡次迫害,若不是她命大,恐怕早死了,还有周琦的一条命,她全部都要讨回来。
 
她要一点一点的宛若钝刀割肉一样,让蓝思琳知道,失去一切,最终会被法律严惩,求任何人都无用的那种痛苦。
 
死不过是解脱,安凌若才不会和蓝思琳一样卑鄙无耻做犯法的事情,她要让蓝思琳知道,这世间会有许多种死还要痛苦的活法。
 
那些她一一所承受的,她会一点一点讨回,直至十倍奉还。
 
蓝思琳看向安凌若的目光同样是浓浓的恨意,放佛眼钉肉刺一般,根本容不下安凌若。
 
“你的地盘?呵呵,真是可笑,你信不信我一句话,可以让你这个小公司濒临破产或是被收购啊?安凌若,记住,低人一等要夹紧尾巴做人,省的惹祸头!”
 
若不是现在风口浪尖的她不能下手,她才不会站在这个小地方跟安凌若说话呢!
 
蓝思琳眯了眯危险的眸子,神色十分冷漠,和在秦南爵面前俨然是两个人一般。
 
“是吗?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!但是在破产或是收购之前,我想要夹着尾巴做人的是蓝小姐吧?”
 
安凌若的语气冷的没有一丝温度,目光更是如同利剑一般,不等蓝思琳回话,又加了一句:“如若蓝小姐不停劝告,信不信我现在叫人将你丢出去,顺便告你骚扰?”
 
“你……”蓝思琳气的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,拎着包的手狠狠的捏在一起,看着安凌若那一副主人姿态的模样,想着自己是来办事的,索性现在忍下这一口气。
 
等那边几个人动手拿到照片视频的时候,她非要让这个贱人,在整个华夏国都没有立足之地。
 
这么想着,蓝思琳忍着一肚子火气,语气好转了不少,自顾自的坐在一旁的沙发都嫌沙发太硬,平息了一下心情后,切入主题:“我来是来跟你商量,接你的儿子回秦家的!”
 
一想到安凌若竟然趁着秦南爵喝醉的时候,跟他之间有了关系,蓝思琳的心恨得滴血。
 
她从青春期的时候一直守着清白,守着秦南爵这个男人,没有想到到头来倒是先被安凌若所拥有了。
 
再一想到,至今秦南爵都会很珍惜她非要到结婚才肯碰她的想法,她更恼怒,却又无法言说。
 
一切都是因为安凌若,如若不是这个贱人的出现,她早嫁给阿爵了,哪里还会有这几年的波折。
 
安凌若听着她的话,冷冷一笑,讥讽道:“我的孩子,为什么要去秦家?”
 
她也没有想到,蓝思琳竟然会如此大度的同意了接单单去秦家,不过为了防止有诈,她才不会同意呢!
 
“哼,那还不是因为你贱,当初暗结珠胎,怕阿爵不要,偷偷的出国养下了秦家的血脉!”说完后,蓝思琳十分鄙夷的看着安凌若,道: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那个孩子是秦家的血脉,终究是要回秦家的!”
 
只要一有机会,蓝思琳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谩骂安凌若的机会。
 
听着蓝思琳的话,安凌若只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愚蠢无,但是却没有明说,只是冷着一张脸,毫不客气道:“趁我没有轰你的时候,赶紧滚,我的孩子去哪里是我的事情,只要我不同意,他那里都不会去的!”
 
“你!!!”蓝思琳气的瞪着安凌若,她也没有想到安凌若竟然会是这么个态度,当即破口大骂道:“安凌若你不要给脸不要脸,能让那野种进秦家那是你的福分了,你竟然还敢撵我走?”
 
蓝思琳近几年的态度嚣张跋扈惯了,哪里受的了安凌若这般对待。
 
“啧啧,蓝小姐的素质是被狗吃了吧?你说你要是这样的嘴脸我给你放去如何?”安凌若微微笑着,不闹不怒,目光却如同冷冽如冰,看的令人都有些害怕。
 
说话时,挥了挥手正在录音的手机。
 
蓝思琳脸色一变,看着安凌若那悠然自得的模样,气的都快要吐血了,但为了自己的形象,她忍了。
 
“哼,果然是小门小户的,手段众多,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,安凌若今天你不让我接走孩子,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!”
 
说完后,蓝思琳气的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,走出了办公室快速下楼离去。
 
那狼狈的身影让安凌若不由得冷笑,旋即拨通了秦南爵办公室的电话。
 
秦南爵正和周振了解丁家以及丁氏集团旗下的规模,听见电话响起,拿起放在了耳边,传来了安凌若很是直白的问题。
 
“怎么回事?”
 
“先前不是想过让单单周末住进秦家么,所以我让她去了!”
 
安凌若听后,心情有些不悦,道:“难道你不怕她会对单单下手吗?”
 
毕竟她被蓝思琳害过好几次了,蓝思琳狠毒的手段真是让她有些后怕。
 
若不是为了配合秦南爵,她现在早将自己查到的证据提交给警察局了。
 
秦南爵听着愠怒的语气,耐着性子,解释道:“最危险的才是最安全的,若是单单不交给她接送,反倒出了事情赖不到人,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的,只有交给她,最近蓝氏父女投鼠忌器,在这风口浪尖也不敢闹事,所以那样单单才是安全的!”
南望始知相忆深
安凌若听着分析,倒也觉得有些对,有些埋怨:“你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,我已经将她赶走了!”
 
秦南爵轻轻一笑,严肃的脸浮现一丝笑容,道:“她一会会回去的,还会跟你道歉的,到时候你同意,但是傍晚的时候你会送孩子去秦家,可以了!”
 
安凌若这才露出一丝危险,听着秦南爵的话,道:“若是换做别人,我一定反对你怎么对待,但若是她,我举双手双脚同意!”
 
“恩,放心吧,我不会再让你们有危险的了!”秦南爵平淡的说着最真挚的承诺。
 
两人也不再唏嘘,挂断了电话后,没过一会蓝思琳扭曲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又回来了。
 
如若不是秦南爵好心劝说,如若不是为了先搞好和秦老太太的关系,蓝思琳才不会这样的放低身份,回来找安凌若呢。
 
“哎哟,这不是蓝小姐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安凌若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模样,看着她那气的煞白的脸色,心一阵得意。
 
蓝思琳,你现在尽情得意吧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的。
 
“说吧,什么条件才让接走孩子?”蓝思琳隐忍着快要爆炸的脾气,沉声问道。
 
“要想让单单去秦家住几天也可以,但是你必须要向我真诚的道歉!顺便为你刚才的话给我精神损失费!”安凌若似笑非笑般开口道。
 
蓝思琳一听这话,想要发火,却又忍不住了,气的紧咬牙齿,缓缓道:“安凌若你不要得寸进尺,别忘记,那个孩子是秦家的,你若真的刁难,小心以后连抚养权都拿不到,更别说想看你的孩子了!”
 
安凌若微微一笑,语气充满了冷漠:“以后的事情我可不管,总之,你不到钱,我是不会同意的!”
 
蓝思琳静静的凝视着安凌若,一双大眼睛都快要喷火了一般,良久,深呼吸一口气后,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三个字:“对不起!”
 
“不好意思,蓝小姐我最近耳背,您能大点声吗?”安凌若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,故意刁难着。
 
“安凌若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蓝思琳几乎快要吼出来了,声音充满了怒火,却在极力的隐忍。
 
心不断的安慰着自己,要忍住,不要让阿爵失望,还要让那死老太太满意,调和尴尬的关系。
 
等到她当秦少夫人以后,看她怎么收拾这帮不知好歹的人。
 
“你若是没有诚意的话,也可以走,门在一旁!”安凌若无奈的耸了耸肩,指着门口戏谑的笑着。
 
蓝思琳眯了眯眼睛,咬牙道:“算你狠,安凌若,我对不起你,行了吧?这下我可以接孩子了吧?!”
 
安凌若看着蓝思琳那吃瘪的模样,心有一点点痛快的感觉,她点了点头,又看了一眼日历道:“明天周五,我自己亲自送孩子去秦家,不劳烦蓝小姐了!”
 
“安凌若你故意玩我是吧?”蓝思琳一听安凌若的话,气的毛都快炸了。
 
作者文笔细腻,文字功底强大,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,喜欢的朋友,不要错过了!
更多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