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主人公是许雅何慎行的书名叫《蚀骨错婚》,主要讲的是:等一切都结束之后,何慎行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,将许雅带上了车。一路上,两人沉默不语,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医院。当下了车,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,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...

当下了车,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,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穆谨言身边,可是想起自己背叛了对方,许雅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谨言。
 
“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么?怎么现在还不走。”说完,何慎行似乎想起了什么,笑了一声,“怎么,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处了?”
 
被何慎行这么刺激,许雅瞪了对方一眼,径直向前走去。许雅知道,她必须要见到穆谨言确认他的情况,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机会,她又岂能怯步。
 
何慎行不再说话,直接把许雅带到了一个无菌病房。
 
透过病房的玻璃窗,许雅终于开到了她日思夜想的人,看着里面的人身上插了这么多管子,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如果不是因为仪器还正常运行着,显示着这个人还有生命的气息的话,许雅大概会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。
 
她的谨言躺在那里,脸色苍白,戴着氧气罩,直到刚才许雅还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,可事实告诉他就是如此。
 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 
许雅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,她拍着隔离窗叫他,“谨言,你醒醒,我就站在外面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?我知道你没事的,你快点醒过来看看我……”可穆谨言没有任何反应,这个一向宠溺她的人,现在却奄奄一息,唤也唤不醒。
 
“谨言…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…你不能就这样睡着,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……你要好起来,求你了,好不好?”
 
许雅用力的锤着玻璃窗,话语有些崩溃,可里面的人没能够给她一点反应,哪怕是一个轻微的动作。
 
就在这时,何慎之的声音响起,“你这么喊,怎么会有用。”
 
许雅擦了擦哭花的脸,急切的转头问他:“你有办法?只要能救他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”
 
“是吗?”何慎行挑了挑眉,直接将许雅压在玻璃上,慢慢地问:“那我说,他如果听到我们的亲热声,说不定就会受了刺激醒过来。”
蚀骨错婚第10章节许雅何慎行_许雅何慎行全文阅读
何慎行低下头用力地亲吻着她的脖子,重重的咬了一口她的锁骨,热气喷吐在她白皙而泛红的脖子上,他道:“怎么样?试试吗?”
 
许雅惊诧之间差点喊出声来,却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。她用尽力气想要推开何慎行,可对方的力量绝对压制着她,许雅根本动弹不得。
 
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她压低声音,扭动着身子试图避开他的亲吻,“放开我,别这样。”
 
“我没有开玩笑,你不叫出声来,怎么知道他不会醒?”何慎行的手掌从许雅衣服是下摆内伸进去。
 
许雅咬紧下唇,眼泪滑落下来,“别在这里这样,求你了。”
 
“我怎么对你?你不是想让他醒过来么?我只是在帮你。”何慎行说话的声音充满了魅惑,只是在许雅听来,这就像来自地狱的声音。
 
“你混蛋!”许雅低声咒骂,气急败坏。何慎行却丝毫不生气,贴近她的耳边含吻她的耳垂,轻声道:“我混蛋,你又能怎么样?”
 
许雅流下眼泪,心口痛得绞紧。何慎行说的没错,不管何慎行如何混蛋,如何羞辱她,命令她,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。
 
她太弱了,以前有谨言宠溺着,保护着,可如今谨言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,她却一点儿也做不了——保护不了谨言,连自己也保护不了。
 
“我恨你。”许雅又掉下眼泪,声音却十分用力:“你才应该是躺在里面的人,你才应该去死。”
 
这时她的话彻底把何慎行给激怒了,男人手上一用力就扯松了许雅的内衫,毫不留情的探到她胸前柔软大力揉摸,牙齿凶狠地啃咬着她雪白的脖颈。
 
许雅又痛又怕,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她害怕自己真的就要在这里被他剥开衣服,就地正法——在谨言的面前。
 
“谨言,你也太胡闹了。”
 
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何慎行的动作,许雅仿佛终于得救,连忙推开他,拉拢自己的衣服站到一边,眼泪断了线一般的掉落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