跌宕起伏的故事,就看小说《爱你此生无欢景》,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我的懵懂青春,主角苏沫顾云骁为小说精选:“当年,打晕我的那个人,是你吧,祁夕?”苏沫的语气如同鬼魅一般,让祁夕心虚地后退一步,瞪大双眼愣愣地看着她。

 

《爱你此生无欢景》精彩试读:

 

 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,祁夕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,结果苏沫其实早就知道了?!

 

  像是为自己壮胆,祁夕猛地上前一步推开苏沫,狠狠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你出去!我要做饭了!”

 

  “哼......祁夕,你跟你妈妈比,还是差了点定力。”

 

  两年前,第一时间去救顾云骁的人,本该是苏沫,却在她一觉醒来后,变成了祁夕!

 

  苏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,她猛地一下将祁夕按在墙上,用刀尖对准了她的脸,阴沉道:“如果不是为了我自己,你以为你和你妈能活到现在?”

 

  祁夕被苏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脸色惨白,心跳快得像是要蹦出来。

 

  她呼呼喘着气,盯着苏沫那双阴鸷的眼,丝毫不会怀疑只要她再说错一句话,那把刀就会刮花自己的脸。

 

  就在这时,一道脚步声传来,祁夕视线微移,趁其不备,拽住苏沫的手腕就把水果刀捅进了肚子!

 

  “噗”地一声,锋利的刀刃割破皮肉的声音格外清晰。

 

  苏沫皱了皱眉,后退一步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道力给推倒在地,额头直接撞在了壁橱上,疼得她险些惨叫。

 

  顾云骁抱着疼得满头大汗的祁夕,狠狠瞪着苏沫:“最好盼着祁夕没有事。”

 

  苏沫眼睁睁地看着顾云骁抱着不停流血的祁夕跑了出去,摸了摸额头,那里已经肿起了大包。

 

  她咽了咽口水,渴望能把眼眶里的泪也像口水一样咽进肚子里。

 

  良久,苏沫嗤笑一声,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如果祁夕没有任何动作,那才真的是让她意外。

 

  医院里。

 

  祁夕已经缝完针躺在了床上,幸好刀没有刺得太深,也没有伤到什么重要部位,好好调养就行。

  顾云骁见祁夕已经睡着了,就转身站在窗户旁给苏沫打了个电话,叫她过来看祁夕,毕竟人是她刺伤的。

 

  哪知电话一打过去,就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,顾云骁皱着眉头把手机拿开,等那边传来苏沫的声音后才把手机靠近耳朵。

 

  “你在做什么!”顾云骁愠怒道。

 

  苏沫在家里边吃东西边说:“当然是在唱歌庆祝啊!”

 

  “庆祝?祁夕现在还躺在医院里,你还有心思庆祝?”顾云骁额头青筋暴起,他还以为苏沫会因为这事自责得睡不着,结果是开心得睡不着!

 

  “不然呢?那一刀是她自己捅的又不是我捅的,她躺在医院里关我屁事?还有,你是我丈夫,却在医院里陪其他女人,你究竟还有没有责任心?你现在立马回来!”

 

  顾云骁听得脑仁儿都在疼,在他心里,苏沫虽然强势霸道了点,会用手段了点,但还不至于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人,结果这番话直接让他刷新了对苏沫的认识。

 

  祁夕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拿刀捅自己?

 

  “苏沫,离婚吧。”

 

  久久没有听到顾云骁的声音,苏沫还在说着跟祁夕无关的事,结果听到这句语气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话,她一下子就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

  离婚这两个字顾云骁经常提起,他们才结婚半年而已,就提过不下数十次的离婚了,但是这一次,顾云骁的语气平淡得可怕,同时也无比坚定。

 

  苏沫心中隐隐的有些害怕,声音颤抖着说:“是不是祁夕跟你说什么了?真不是我伤得她!是她自己拽着我的手把刀刺进去的!顾云骁,我不会跟你离婚的!” 声音带着哭腔,听起来有那么一丝可怜,顾云骁以为她又在耍什么花样,冷笑道:“你不答应离婚,我不会回去的。”

 

  话落,他正要挂断电话,苏沫忍着疼大喊:“顾云骁你回来!我肚子痛,流了好多血,你带我去医院,求求你了,快点......”

 

  苏沫实在没有力气跟顾云骁争辩,挂了电话后就拿着桌上的零钱颤颤巍巍地往门口走去。

 

  顾云骁看着已经锁屏的手机思索,苏沫何时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过话?难不成她真的出了什么事?

 

  他扭头看向病床上的祁夕,微微蹙眉,终是迈开步伐离开了病房。

 

  苏沫不知道自己站在门口等了多久,她疼得满头大汗靠在铁栏旁,赌着顾云骁会不会来。

 

  没多久,一辆名贵的轿车停在她身边,顾云骁一脸严肃地下了车,见苏沫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快步走过去将她扶住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

  “快、快送我去医院。”

 

  苏沫有气无力地靠在顾云骁身上,见她这虚弱的样子,顾云骁二话没说将她拦腰抱起,然后放在了副驾驶座上,帮她系好安全带后坐回驾驶座,正要开车,就看见自己手心上那刺目的鲜血。

 

  “苏沫?”

 

  顾云骁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扭头看向苏沫,只见后者靠在椅背上捂着肚子,连喘气都十分艰难。

 

  他来不及多想,拿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,将油门踩到了最大,轿车像是一阵疾风般往医院的方向驶去!

 

  手术室外,顾云骁双手紧握地坐在椅子上,心中是从未有过的焦急与慌张。

 

  他竟然在害怕,害怕这个利用手段跟他结婚的女人出事。

 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,医生边走边揭开口罩,顾云骁连忙跑过去问:“医生,她、她怎么样了?”

更多阅读>>>>>>
其它相关阅读>>>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