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中军训结束的那天下午,耳边烦人的蝉鸣声比以往都大,而四十多号人的教室却安静无比。班主任在无数次环顾四周之后终于宣布:“这学期的座位就先这样坐了,没什么特殊情况就不改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教室里惊起一片喧哗,大家兴奋地讨论着新的座位安排。然后我就注意到一些人羡慕的眼神,知道原因的我叹了口气,无奈地坐在位子上惆怅。

  悄悄瞥了一眼的新同桌。乌黑的短发盖住了她的耳朵,俏丽而有些稚嫩的脸蛋此刻也不知是什么表情,也许是对同桌是我有些失望吧。这样粗略地打量了她一番,我赶紧将目光收了回去。

  第二天,也是我和她正式成为同桌的第一天,我来到了教室。可能是察觉到我来了,原本正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的她突然安分下来,好像我的出现打扰到她了。不知为什么,她的视线始终故意避开我。

  这样一来我也不想打招呼了,直接坐到位子上,开始专心背我的书。

  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……咦?”一只小手突然伸到我面前,强行把我的书抽走了。

  我苦笑道:“同学,你有事么?”

  她愣了一下,也许没料到我的反应如此平淡,也许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,她反而耍起小脾气来了。

  “不准背书!来陪我聊天。”

  这让我有些不高兴,她真能无理取闹。

  “老师来了!”趁她惊慌的时候,课本重新回到了我手上。

  “竟敢骗我!找死。”她生气地举起拳头就要往我身上招呼,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象。因为她是班级的宠儿,所以她再怎么无理,我也得原谅她,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怎么喜欢她。

  后来我发现了,可能是因为她脸上那种若隐若现的微笑吧,非常迷人。有时候不小心撞到那双漆黑发亮的眼睛,就感觉连灵魂都被看穿了一样,让我很想逃避。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孩子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,看来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。

  读到这里,大家可能错以为我和她交情不浅,但实际上刚好相反,我和她之前一句话都没有说过。只知道她特别受男女生欢迎,而且老少皆宜。至于我,基本不怎么和女生说话,在男生里比较玩得开,那时我的理念里就不存在异性朋友。

  言归正传,这一天过得太糟糕了,刚开学作业就怎么多,晚上花了两个小时才将作业完成,只留了一点时间来画画。

  我很喜欢画画,为此我买了厚厚一叠的A4纸放在房间,有空就画。虽然我妈让我学素描与油画,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,我喜欢自由自在地作画。

  然后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,梦见在彩虹中不同肤色的小孩正在一起玩耍,用不同的语言唱着同一首歌,好欢快的梦,醒来后还在回味。

  一边回忆着梦里的那首歌,一边走进教室。我四下看了看,教室里也就几个人,还有些人正在抄着作业。其中某位男同胞看到我来了,带着讨好的笑容就向我靠了过来,张口就说:“林铭啊,昨晚的作业你做完没有呀?做完了来借我看看。”

  我轻蔑地看着这种行为,却丝毫没想到自己常常也是怎么做的,而且做法和他如出一辙,只是开学这段时间我有耐心好好完成作业罢了。

  在我优越感十足的时候,新同桌来了,挪动着她那娇小的身体,肥大的校服仿佛长袍一般,真像个老妇人。她抱着她的书包,缓缓的走到我旁边。总是这样拿包,难怪那么平呢,我默默地想着。

  可能是看到我没有理她,把书包往凳子上重重一放,站直了身体俯视着我。僵持了好一会儿,可能也就一两秒,我觉着有些尴尬,只好转过头看着她,说道:“早啊。”

  她哼了一声算是回应,这才乖乖的坐到椅子上,动作十分优雅。我真好奇她的身体为什么会看起来怎么柔软,明明椅子是硬的,她却好像坐在沙发上一样。

  一天的八节课长征很快便开始了,这还没算上早读之类的,真有点早出晚归的感觉。

  我的位子在教室的前排,几乎就是老师的眼皮底下了。老师转过去在黑板上写着字,而下面的人没有谁是安分的。而我旁边的贵妇人,一会儿转过去和后面人说说话,一会儿和旁边的人说说话,就这样成绩还比我好,老天真是不公平。

  说话的语气也完全不像女生,超级强势。虽然我是一个很有征服欲的男人,但完全不想征服这种。

  正好此刻她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,水汪汪的眼睛就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事一样,带着好奇和期待望着我。“同学,你干嘛都不说话啊?”她一字一句地和我说着,好像怕我听不见一样。

  “说话?我跟你又不熟说什么?”我真想这样回应她。但是看到她那人畜无害的面容,我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,笑着回道:“没有啊,现在上课,怎么能随便说话呢?”

  听到我怎么说,她仿佛突然失去兴趣一样,眼神暗淡了下来,哦了一声便没再理我了,上午的课相安无事。

  下午一开始,也许是中午没睡觉,刚到教室,我就感觉一阵困意,偏偏这时候一男同学老是找我开玩笑。原本是想打发他走,结果发现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注意着我旁边的这位,然后我就放弃了。

  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,对于这个班主任,班里的人颇有意见。但他的思想品德课,至少我觉得蛮有趣。

  “人要学会勇敢,有些事你胆小错过了可就没有了。”

  说到了这里,他顿了一顿,又接着说:“我这里有个故事,讲的是曾经有个国王给公主选驸马,在护城河里放了很多鳄鱼,并宣布只要谁能度过这条河,就把公主嫁给这个人。许多人都围在河边,看着可怕的血盆大口后一个个都直摇头。突然一名青年从人群中跳了出来,一下子冲进了鳄鱼群中。只见他飞快地踩着鳄鱼的后背,很快便跳过了河,然后这名勇敢的青年就得到了公主,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……”

  由于这个故事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,我忍不住偷笑起来。当我抬起头的时候,看到我的同桌正一脸古怪的看着我。

  我兴高采烈地靠过去,毫不避讳她之前的样子,悄悄在她耳边说:“我猜那个青年过河后肯定要骂:是哪个家伙推我的!”

  听完她噗哧一声笑出来,眨了眨眼睛,小嘴又轻轻加了一句:“我喜欢这个。”不知道她是和谁说,也不知道她是指什么,我这时候只是觉得她笑得真可爱。

  结果是我们一整节课都在聊天开玩笑,因为她不管每次在做什么,只要一看到我要说话,立马停下来,耐心地听我说,还会给我一些表情做回应。这丫头的表情太丰富了,让我忍不住想说话。

  有时候我就觉得,女孩子为什么那么容易被逗乐呢?有些笑话并不好笑,还能让她们那么开心,更有时候,我只是做一些非常非常正常的事或者动作,她们也得笑。

  如果真要让我把她们的行为做一个概括总结的话,我想全班的作业本给我写都不够。

  放学的时间意外地来得很早,迫不及待的我和几位好友三五成群地跑到球场,不为别的,就是几乎每天都得来一次的足球比赛要开始了。

  一大群人在绿茵场上追着一个球跑着,几个校队的家伙每次都能把我们耍得团团转。虽然我们根本不会踢球,但是特别乐在其中,这大概是奔跑者的愉悦感吧。

  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,比赛是零碎的。我不知道如何跑位,也没有位置感,只知道拿到球就往前带,看到有人就传。总是想射门和进球,也不知道自己踢得好不好,只感觉很满足罢了。

  其实我从小身体不好,跑长跑就要死要活的,更何况这种比赛。果然一回家,立刻全身酸痛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身体仿佛在发出惨叫,真是要了我的命啊。

  吃完了饭,洗完了澡,我就把自己摔到了床上。感受着床的柔软,真不愿意起来做作业,运动完的身体需要十足的休息,怎么关键的时候,竟然还有丝竹乱耳,案牍劳形。将教育体制骂了千遍万遍的同时,脑海却不经意想起了同桌的笑容,细细回味她今天的表现,不知为什么心中闪过一阵窃喜。

  每天上学的时候,我都觉得自己挺幸运的。家离学校很近,走路不过三四分钟就到了,所以就算有什么急事,我往返一趟也不用多少时间。

  这不,我又早早来到学校了。冷清的校园让我觉得特别亲切,我踏着坚硬的阶梯,一级又一级地往上走,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。

  教室的门早已半开着了,读书那么多年来,我很少能看见最早来教室的那个人,也就是开门的那个。不知道是因为他努力,还是个人习惯。一边暗暗地想着,一边迈着大步就走进了教室。还是和昨天几乎一样的场景,一样的人物,一样的台词,还有不知经历过多少遍的剧情,唯一有所不同的,大概就是同桌的你吧。

  刚坐下没多久,恍惚间就有了一种预感。果然,耳朵很快就听到了银铃般的笑声,接着,她就和她死党说说笑笑地走进了教室。

  今天的她好像特别漂亮,容光焕发。很快她注意到了我,轻轻地小跑过来,一坐下就笑盈盈地靠近,我立马闻到了一股清香,感觉周围空气的温度隐隐有上升的趋势。她亲近地看着我,道:“跟你说哦,昨晚我梦到你了。”说完,一双大眼睛盯着我,等待着我的反应。

  “是吗,你梦到什么了?”我看着她,视线不经意就飘到了她的大眼睛上,正巧她此刻也在看我的眼睛。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她反而不退不避,就这样和我四目相对起来,甚至距离还靠近几分。漆黑而明亮的眼睛好似无底洞,充满了莫名的温柔,是那么纯真自然。这看得我有些呆住了,不舍得放开,连呼吸都小心翼翼,生怕一丝一缕突兀的气息,会吓跑这等美丽的颜容。

  尽管如此,先停下来的还是我,不知道为什么,我移开了目光,瞬间把所有的心意全都一并收走了。

  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,她仍然兴奋地回答道:“具体内容我忘记了!不过我就知道我梦到你了!”听完我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那时候的学习生活是清闲的,书桌上不会有烦恼堆积如山,偶尔开开玩笑也无伤大雅。

  某一天我听她说起调座位时候的事。

  “我第一次知道要和你坐同桌的时候我都要哭了呢。”她说这句话,让我感觉有点时过境迁。

  “是吗?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我以为你是个木头一样的人啊,如果让我和这样一个人坐,我真得觉得快死了!”说完还表现出一副痛苦的表情,惟妙惟肖。

  “哦,那现在呢?”我顺着她的意思问了下去。

  “现在啊……更是傻不可耐了!”说完还推了我一下,娇颜上洋溢着欢喜,笑得双肩忍不住颤动起来。

  虽然她在调侃我,但我反而忍不住一阵悸动,甚至还想就这样打闹下去该多好。

  看她还想打我第二下,我也装作生气的样子。就在她那没半点力气的拳头打在我身上,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时候,我一把抓住,随后心中感叹她的手真柔软,而嘴上却道:“竟敢骂我!你这手还想要不想?”

  她一惊,大概是没想到我突然如此大胆,想大声说什么,结果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娇嗔。这下她可真得算失态了,平常在和人交谈时候的那种如鱼得水的样子,现在半点不剩,张着嘴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真是可爱至极。

  注意到我还抓着她的手,她突然不笑了,往回拉了拉,看着我说道:“不跟你玩了,放开啦。”奇怪她怎么突然恢复正常,我也没有多想,立马结束了嬉闹。

  她轻轻握着刚才被抓住的部位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我以为她很生气,干脆也不自讨没趣,乖乖地看自己的蓝天白云了。过一会儿,她又开始摆弄我的课本。

  然后课本上就多了些秀气的字迹,或者写着我的名字,或者写着她的名字,我一下就能认出来,肯定不是出自我的手。

  我经常感慨为何女儿家写字会如此好看。虽然我画画功底不差,但书法上实在是缺乏等同的艺术造诣,甚至有时我稍微狂放一点,写出来的便只剩下鬼画符了。不只是我,连老师们也没少批评我这一点,说了怎么多,但我的字依旧没有变过。

  突然我记起来,课本上有很多我原创的绘画内容。虽然想象力丰富,艺术手法高超,可这丫头肯定没什么这方面的细胞。想到这里,我立即决定阻止她继续翻。

  可惜还是被看到了,只见她的眉头微皱,然后用嫌弃的表情对着我。要是换了别人,真得被她搞得无地自容,可遗憾的是对象是我,反省的感觉我是半点没有。

  “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这其中的奥妙,岂是你一介凡夫俗子能够参悟的?好了,快把书给我。”

  看到我这番样子,她感觉好笑,却不肯放过我,把书往身后一藏,护得更紧了。瞪了我一眼骂道:“你这个登徒子!欺负本小姐我,看我会不会把书给你!”说完小嘴翘得老高。

  大家可能奇怪,我们这样嬉戏,周围的人不会感觉奇怪吗?

  实际上确实很多异样的目光,可一旦我们沉浸在二人世界的时候,就不愿意搭理别人了,这也算作为同桌的好处吧。

  “近水楼台先得月。”默默注视身边这位古灵精怪的同桌,脑海里浮现这样一句诗,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
  上体育课了,我们每周有两节的体育课,让我特别期待,期待体育课的时候能够自由活动,但我们体育老师爱讲废话,每次都只剩半节课留给我们踢球,真不爽。

  可能是我的原因,大家都对足球很有兴趣,几个菜鸟在那你一脚我一脚的,乐趣无穷。反观我的同桌,正在树阴下面偷懒呢,真把自己当大家闺秀了。眼神还不时地注意过来,那是何等幽怨。

  下课铃声在合适的时候响了起来,当我拿着半瓶饮料回到教室的时候,我那可爱的同桌早就在教室作威作福了。想必又是还没下课就跑回教室。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,她这种小心思我早就了如指掌,偷懒这种事,她肯定是不需要别人教的。

  “哇!铭子”她一见我进来,立马惊讶地叫了起来。自从我和她熟悉之后,她就总是怎么叫我了,真像叫太监一样。等我坐到她旁边,她才笑嘻嘻地说道:“瞧您那样儿!您是刚从海里回来吧!”

  听罢我也看看自己,衣服几乎都被汗液浸透了,身上每一块裸露的皮肤上都有汗滴在流。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刚游泳回来呢。

  提到汗液,我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科学节目,就是动物们可以通过汗液了解配偶的身体状况和基因的好坏。虽然人类在这方面的能力下降很多,但还是有一定表现的。越是健康的男性,汗液的味道就越好闻,如果女性闻一个男性的汗液不感觉讨厌的话,那就说明这名女性还算比较满意这名男性的身体情况的。

  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流汗呢?当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她已经拿了包卫生纸。从中抽了一张打算给我擦汗,而实际上她几乎已经要怎么做了。她越是靠近,我越是感觉香气弥漫,不知道是她的体香还是纸巾的香味。她温柔地擦拭着,可这一下完整的动作还没做完,我还在愣神的时候,她已经停止了。然后她突然把纸巾一把塞到我手里,嬉笑怒骂道:“怎么多汗!自己擦!”

  我一脸诧异,她的行为未免过于亲密了,有好几次我都觉得她喜欢我,但每次都自己打消疑虑。

  你看她一天调戏那么多男生,多我不多,少我不少。可见她也不是只对我一个人那样,我看我还是安守本分,免得会错意,也许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呢。

  默默地拿纸巾把身上的汗擦干净,我就开始准备上课。

  自习课,我们聊天最多的课,一般没老师,我们在班上聊天做作业怎么都行,特别自由。不过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烦,毕竟并不是每天都很闲的,作业也有多的时候,比如今天。

  大家都在抓紧时间,恨不得把所有作业都做完了才好,连我也不例外。作业练习一本本地抽出来,再放回去,眼看我今晚马上就要轻松了,可我这位同桌却抱紧了我的手臂,不管我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她就是不肯放手。

  “不准做作业!你的这只手是我的!”她摆出一副饱受委屈的样子看着我撒娇,水汪汪的眼睛仿佛就快哭出来一样,身体还往我胳膊上贴紧了几分。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柔软触感和温热的体温,我心里一阵暗爽,没想到这丫头怎么有肉感。

  偷偷地动了动手臂,那触电的感觉又再次袭来,瞬间整只手都酥麻了。在我享受她怀中温柔的时候,我的同桌完全没有察觉,还往我这个方向靠了过来,这小妖精难道就不知道她很迷人吗?竟没有一点顾忌地和我肌肤相亲。

  考虑到影响,我很快把手从她的怀中抽出来,继续做我的作业,就算她的吸引力很大,但任何事也不能打乱我的计划。

  不肯善罢甘休的她,又死缠烂打了好一会儿,我才终于妥协,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做作业。这时候我才注意到,她的作业已经写了一半了,真厉害!

  原来她在和我玩闹的同时,也在不停地做作业。反观自己,她说一句话,我非得停下手中的笔,略作思考才能回答她。虽然这停顿的时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却得不停打断我的思路,真令我郁闷。

  手中的作业终于做完了,往椅子上一靠,感觉全身都放松了起来。大概快要下课了吧,我默默地想着。这时,肩部一沉,她把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,实在突然之极,我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一般,动都不敢动,只能任凭她靠着,也不敢说一句话。

  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,似乎在努力抑制心中的羞愧。这让我有一种想扑上去的冲动。就在我犹豫的时候,那种甜蜜的压力俨然消失了。

  在她把头收回去之后,可能是因为害羞还是什么,用力地推了我一下,笑骂道:“你为什么不是女的!讨厌死了!”

  听她怎么说,我心里暗想:“我要是女的,我看你也不会见得愿意吧。”

  顾及到旁边还有很多双眼睛盯着,所以我们不敢太过火,导致每次亲密接触都让我心痒难耐。

  放学后我们离开了教室,第二天才能再见。

  那时候我想见到她也只有在那里才可以,我和她相处的大部分日子都是在这一尺见方的小小空间度过的,如果这也能拍成电影的话,绝对是世界上最低成本的电影。

  某天,已经不知道是哪一天了。

  那天下雨了,雨来得很突然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连我也被淋了个落汤鸡。刚到班上,我就骂道:“这雨说下就下,老天爷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。”

  在他人的笑声中我走到位子上坐下,不一会儿,我可爱的同桌就踏着铃声来了。随着她的接近,我感到她身上好像在散发着热气。终于我忍不住朝她身上看过去,只见她全身上下都被淋透了,乌黑的头发结成丝,脸蛋上沾满了水滴,连眼睛都水汪汪的。校服紧紧贴在她的肌肤上,浅蓝的布料,颜色加深了几分,分外地清新亮丽。

  “唉……”她重重地靠在位子上,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真讨厌,鞋子、袜子都湿了啦。”对我抱怨着,小嘴翘的老高。过了会儿,我发现她在桌底下不知捣弄什么,便稍微留意了一下。原来这家伙把鞋袜通通脱了下来,整齐地摆在地上,光着一对脚丫。这对脚丫踩在桌底的栏杆上,可能是觉得不舒服,就打上了一些坏主意。果然,她把脚丫直接放到了我的大腿上,整个身子侧着,活像一个来搞足疗的客人。别人都说我很会享受,但我觉得她比我会享受多了。

  看我没有介意,她似乎非常满意,不停地动来动去,直到快上课了才把脚收回去。在她的一番折腾下,鞋子袜子啥的很快就干得差不多了。当我再次注意的时候,她已经把它们穿上了。

  不知是在上哪一节课,我把书摊在课桌上,百无聊赖地翻着,老师似乎并不在乎我们的状态,自顾自讲着他所准备的内容。我心想这样的课她肯定不会安分吧。很快她就来证实我的猜想了,最先行动的是她的手,在我的身上抓来抓去,显得那么自然而然,好像那手本该在那一样。

  上下求索了一会儿,便把放在桌面上我的手给拿走了。我正诧异呢,紧接着她就做出了让我心跳加速的事,小巧的指头开始往我的指缝里扣,是那么地小心翼翼,生怕我把手抽回去。终于,我们的手严密地贴合在一起,纠缠着,那柔软温热的触感牢牢地被我掌握在手心,我用力握了握,她没有任何退避和排斥,就怎么任我摆布,年少的我哪里经历过这种事,和她十指紧扣着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!

  偷偷地瞥了她一眼,只见她十分平静,好像没事人似地认真听讲。只能从她那起伏的胸口上找到她害羞的痕迹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她真是可爱极了。虽然这节课让人感觉很无聊,但是我的心里却兴奋无比!请让它就这样一直上下去吧!

  此时她也偷偷的注意我的反应,看到我就这么握着她的手,眼神中满是欢喜,娇嗔了一声回过头去,嘴角闪过一丝弧度,真是欲拒还迎。

  下课的铃声很快就响了,我们这才恋恋不舍的把手放开。双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但是我能感到她在和我说笑的时候,充满了更多的东西,难以言明。

  啊,今晚睡不着了。

  清晨起床后发现天气不错,看来今天又是好心情。上课时听课效率很高,下课在课本上涂鸦也很有感觉。

  而我却不知道,她一直在旁边观察我的一举一动,呆呆地用手撑着香腮,眼神里满是温柔。半晌,她突然说道:“我喜欢你认真的样子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仿佛遭到电击一般,笔尖停在纸上。我明白,我大概是喜欢上她了,就算她不经意的一句话,也能在我心里掀起波澜。也许过后她就忘记自己说过什么,而我却还得揣摩那些话好久好久。

  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要把她的模样画出来,但每次都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。她的眼睛是那么特别,清澈而又迷人,发丝细到已经无法用线条捕捉,更困难的是她嘴角那勾魂摄魄的弧度,那是怎样的巧夺天工,凡人根本无法保留这种美,无论是纸上,还是我的脑海里,都不行。在我眼里她就不能用一副静止的画面来描绘。看到她的眼睛,就要想到她的嘴,看到她的头发,就好像看到了她的全身上下,看到她这一秒,她的下一秒似乎就已经浮现在眼前。永远没有尽头,会让人一直想要看下去,怎么也看不够。

  而现在想起来,我也许已经把她的模样忘去大半了……

  漫长的夏日看不到尽头,天气预报里,凡是可以预测到的日子皆是晴天,天空干净得只剩下太阳了。这样的天气对所有老师都是一种折磨,下午第一节课大家都昏昏欲睡,哪里还有上课的样子?

  让我惊讶的是,作为我同桌的她,此刻还能认真听讲,真厉害!这时候她好像发现我在观察她,便缓缓转过头来,手轻轻挥了挥,语重心长地说:“好困啊。”原来她的眼皮也在打架呢,还装作认真听课的样子,把我都给骗了。

  那时的我总是抱怨天气的炎热,却没发现夏天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尾声了,日子过得和我们化学老师的讲题速度一样快。

  记得那时候每次他讲题之前,我都故意把书翻到最后一页,然后对同桌说:“好了,这本书讲完了。”也每次都能逗得她噗哧一笑。而现在,他真的讲到了这最后一页,让我唏嘘不已。

  静静地,我望着她发呆,如果上了高中,她会忘记我吗?是否有时候会想起我呢?

  下雨了,今天踢完球下雨了,全身都湿得不行。虽然我不介意淋雨,但是我讨厌全身湿哒哒的感觉。路面上更是布满陷阱,一个个低浅的水坑,像镜子一样被雨滴无情地打碎,根本照不出人们的脸庞来,不小心踩到的人都会付出代价。

  “林铭,最近学习怎么样?”班主任认真地看着我问道。他不经常找我,毕竟我很乖的。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,历届班主任都没有找我的必要,除非我成绩有特别大的退步,当然这次不是因为退步他才找我的,这是中考前的普通谈话而已。

  一回到座位,她就靠过来一脸关切地问道“铭子!他和你说啥了?有没有说要调位子的事?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我答道,然后她也放心了下来。

  后来班主任就把我从她旁边调了位子,没有任何预兆。她和我说她哭了,不知道是真是假,我从来没有见她哭过,让我没有丝毫真实感。

  我会因为她哭而难过吗?不和她做同桌我会难过吗?我不知道。

  于是我们开始了不做同桌的日子,谁也没有和谁说话,也不知道日子是怎么过去的。

  可过了一段时间,她又和我一起坐了,班主任又把我调到她旁边,还把她叫出去谈话。她一回来,就笑着和我说:“班主任叫我们不要再祸害其他人了,互相祸害吧!”

  真不懂这几个意思。

  然后某一天,黑板上开始倒计时了。距离中考还有100天。那段时间我们吵架了,我都已经忘记了原因,结果却是谁也不理谁。

  “呐,铭子,你……”她的话突然在我耳旁消失了,我已经不记得她最后对我说的话是什么了,聊天的QQ也渐渐消失在我的常用联系人列表。

  我们毕业了,到最后还一直维持着吵架的状态,考上了高中,接着去了不一样的大学,从那以后再也没怎么见过她,直到后来有人推荐电影《同桌的你》,这时候我才又想起她来。

  切,我的同桌比电影里那个漂亮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