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花雪月 主角是:叶紫陌,唐斩 讲述了:那条折叠起来的毛巾很快就湿透了,在一阵妙趣横生,飘飘欲仙的快。感冲击下,紫陌芳口大张,不可遏制“啊!娇躯乏力地躺在床上,千娇百媚的玉颊娇艳迷人流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 
《极品姐夫俏小姨》精彩试读
头一次这样近距离偷窥姐夫和姐姐**,真的好**啊,紫陌看的津津有味,她情不自禁把手伸向自己双腿|间那湿透的娇嫩花园。除了兴奋,**的感觉,还有一种害怕被姐夫和姐姐发现的复杂情感。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和姐夫,我竟然偷窥他们**,真是不要脸。紫陌脸上发烧,心中暗暗自责。
 
可是,情窦初开的紫陌没有办法控制自己,埋藏在心底那团欲。火,一旦燃烧起来,令她深陷不拔。
 
这时候,叶舒音又一声高昂的**,只见她上身娇躯猛地抬起,一声长嘶。美目圆睁,诱人的玫瑰红顿时布满了她整个如玉的娇躯,接著丰满的娇躯一阵长达半晌的战栗,双目失神,瑶鼻贲张,红润绝美的樱口半张颤抖片刻後,方才开始喘气。
 
姐姐一定是高|潮了,可姐夫还在猛烈冲刺!姐夫真猛啊!他的那东西那样粗大,姐姐怎么受得了啊?要是换成我,肯定受不了啊,可是,被那样大的东西进入身体,味道一定也很爽。
 
唐斩抱着娇妻又是一阵狠命撞击,叶舒音被撞的直翻白眼,很快就快乐的晕死过去,唐斩又加油冲刺了一会儿,终于完成最后的喷发,趴在妻子身上睡着了。
 
紫陌观看了一场**大戏,回到房间盖上毛巾被睡觉。
 
可是,哪里还睡得着?姐夫唐斩那强壮有力的身体就像刀子刻进他的脑子一样挥之不去。唐斩那雄厚的男性象征,**的紫陌再次起火。
 
那团火烧得她浑身燥热,口干舌燥,情不自禁地用手抚弄自己的娇嫩花园,春水不断流出,紫陌担心弄湿了闺蜜的床单,又跑到卫生间拿了一条白色毛巾,
 
“姐姐真幸福!姐夫的身体那样强壮,家伙那样大!估计每次都能让姐姐**呢。我的男朋友李航和姐夫比起来真的差多了。李航那家伙比姐夫短许多,摸起来一点也不过瘾。我要是也能找一个像姐夫那样的男人做老公该多好啊。”
 
幻想着姐夫身下的那个女人变成了自己,紫陌的芳心竟然产生一阵莫名的兴奋,更加用力地用手爱抚着香肌玉肤的每一处。随着玉手的抚摸,
 
那条折叠起来的毛巾很快就湿透了,在一阵妙趣横生,飘飘欲仙的快。感冲击下,紫陌芳口大张,不可遏制“啊!娇躯乏力地躺在床上,千娇百媚的玉颊娇艳迷人流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 
唐斩去了趟卫生间,回来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阵美妙的**声从小姨子的房间传出来。唐斩又发现,小姨子睡觉的房间房门没有关严,他凑过来顺着门缝就看到,小姨子玉体横陈,正在忘情地抚慰自己的身体。
 
唐斩看到这一幕,顿时欲。火高涨,他早就对漂亮的小姨子心存匪念,心理猜测,“估计小姨子刚才看见我和她姐姐亲热的画面发春了。她男朋友又不在身边,她现在一定是饥。渴难耐,我要是闯进去……抱住她,她会怎样反应呢?”
 
唐斩心中萌生一种狼性的冲动,可是,他又担心自己这样闯进去,实在太冒昧了,小姨子要是叫喊起来,被老婆听见我岂不是要完蛋?
 
唐斩眼珠一转,“有了。”
 
打定主意,唐斩光明正大地把门一推,然后大大方方走进来,进来后也不说话,往小姨子身边仰面躺下就睡。
 
果然,刚刚获得满足,还没有来及穿上衣服的紫陌,被突然闯进来的姐夫吓蒙了。意识恢复后,她刚要叫喊,却发现姐夫四平八稳地在自己身边躺下来,“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,姐夫走错屋不知道?”
 
尤其,唐斩和妻子都有裸睡的习惯,上卫生间也没有穿衣服,他仰面躺着,种**的硬度。可是紫陌不敢,要是被姐夫发现我摸他,岂不是太羞人了。
小说风花雪月叶紫陌唐斩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
紫陌打算叫醒姐夫,告诉他走错屋子了。谁料,唐斩突然伸出手,一把抓住紫陌的手,然后就把紫陌那只**柔滑的小手按在自己身下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:“老婆,刚才让你舒服吧?还想不想再被来一回?”
 
被姐夫强行抓住自己的手握住它,紫陌终于感受到那东西的坚硬、滚烫,自己的小手竟然合拢不过来,姐夫他好粗啊。紫陌芳心一片混乱,竟然情不自禁地帮姐夫握住滑动起来。
 
唐斩心中暗自高兴,“看来,小姨子真的是寂寞难耐啊。”他就把大手伸过来,一把抓住小姨“小姨
 
唐斩轻轻揉动着,把嘴巴凑到小姨子耳朵边,“老婆,让我再来一次!多给你几次,你就怀上我们的孩子了。”
 
唐斩轻轻吻着小姨子的耳朵,妻子的耳垂是最敏感的地方,不知道小姨子是不是?
 
第一次被男人咬着她那最敏感的耳垂,紫陌的玉体越发酥麻的厉害,从耳垂一直酥麻到胴体深处,粉面绯红滚烫,情不自禁地娇喘吁吁起来。交往多年的男朋友,都不知道这样挑逗自己,姐夫竟然找得到自己的敏感特区。
 
唐斩继续舔弄着她的**柔软的耳垂,大手用力抚摩着她的娇挺的玉峰,可以清晰感觉到小姨子的樱桃在慢慢变硬,另一只手悄悄抚摸她的丰润**的大腿。
 
“嗯嗯……”
 
紫陌浑身酸麻刺痒难捺,嘴唇微微张开,胴体蛇一样的扭动,芳心欲拒还迎地挣扎着,玉手抓住姐夫唐斩的胳膊,也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,还是应该怎么办?只有无可奈何的喘息着呢喃着。
 
更多阅读》》